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Sir·Crocodile单人】迷途羊

Warning: 人妖梗!人妖梗!人妖梗!注意避雷!

#并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系列#


——引子——

不堪回首的青春往事

悸动不安的单纯梦想

唤醒沉睡多年的少女心

打碎封印已久的荒唐梦

来吧,迷途的羔羊

在这里你将推开

新世界的大门


——1——

天边的彩虹色泽亮丽,弯成完美的半拱形,衬着玫瑰色的云朵分外不真实。小岛沉在这粉红色的云朵中,好像一个绮丽的幻梦。

那一波波海潮扭扭捏捏地推挤到沙滩上,留下金色和粉色的贝壳。海风呢喃在耳畔,轻柔地吻着人的脸颊。在这里,连沙子也是细腻的金色,好似少女的肌肤一样柔软,让人赤裸的脚底感受不到颗粒物的存在。

而此刻,出现在我们眼中的,是一只和环境并不那么搭调的高跟凉鞋。


它虽然是时髦的系带样式,却没有镶着琐碎的玻璃珠子和亮片,装饰简约,颜色也是低调的银灰,衬得主人的脚踝愈发苍白且骨节凸显。

那只高跟凉鞋以一个优雅的姿态抬起,脚尖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弧。接着小腿肚子瞬间绷紧勒出凌厉的肌肉线条,鞋跟快准狠地踏下,碾碎了一只企图爬进遮阳伞阴影里的小寄居蟹。



好的让我们视线上移。

先是除了尺码大一些踝骨突出一些也没什么不对劲的优雅的脚。

接着是肌肉紧实膝关节棱角分明的小腿。

然后是线条少了一些弧度多了几分硬朗的修长大腿。

劲瘦而柔韧的腰,暧昧交叠在胸前的手臂,如鸥翅般舒展开的锁骨线条,白得泛青的皮肤,拢在脑后的黑发。


以大海的名义发誓,其实,如果隔开十米,也许是二十米,或者再远一些——直到看不清那身火辣的比基尼下应有而没有的和不应有却有的弧度起伏,你一定会醉心于这副海滩美人图。哪怕对方下一秒就放下手中的鸡尾酒,摘下墨镜,冲你翻个精妙控制好眼睑开阖大小的白眼,你也会心甘情愿地拜倒在美人的大长腿之下。


不过前提,是要控制好观赏距离。

以及及时避开其他人士。



远处漫过浅浅海水的沙滩上,其他人士——或者说,其他少女们,正三两成群,泼水嬉戏玩闹,笑得花枝乱颤。其中离遮阳伞下独自搓指甲的那位最近的一小波冲这边挥起手来,发出友善的邀请讯号。


“黛尔酱~~不要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嘛~一起来玩呀~~”

“女孩子就是要亲亲密密地三两成群才对吧~”

“上次管你借的刮毛刀超好用的!还没谢谢你呢~~”

“克洛克酱好高傲~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啦?所以不愿意和我们混在一起?讨厌,人家要伤心啦~~”


啊……那是多么娇憨可爱的少女媚态,多么纯情动人的粉红色装束,多么娇俏灵动的姿态。

那又是多么雄健的身躯,多么生长力顽强的胡茬,多么茂密的腿毛,多么分槽的下巴。



被召唤的对象,莎·克洛克黛尔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冲那边随意地摆了摆手,接着丢下挫甲刀,端详起自己完美的半圆形指甲。莎·克罗克黛尔和那些人并不一样,他的眉眼干净清爽,下颌有着好看的锐度,鼻梁高挺,眉形纤长。他也显然更沉静,品味更优雅。

克洛克黛尔托着头把目光投向海面,被涂成粉红色的薄唇开启,轻轻地叹了口气。


到底是把什么忘记了呢?

这股空虚感,是怎么一回事呢?


大概是少女心在作祟吧。

克洛克黛尔兀自得出了结论。

要不要找一个男朋友呢?


亲爱的朋友,欢迎来到伟大航路。

这里是伟大航路上最负盛名的人妖王国,是少女情怀的天堂,是酝酿浪漫的蜜罐,是这片海上最甜美可爱的国度。


哦,朋友,也请别忘了——

这里也是所有闯入者一去不返的万丈深渊,所有幸存者羞于提及的修罗地狱。




——2——

当这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是的尽管很突然但我要开始前情回顾了。

当这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海圆历1498年,亦被后世称为大海贼时代元年。

这个时代有着被称为海贼王的,征服了伟大航路和全天下冒险家的心的哥尔·D·罗杰,有着叱咤一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和疯狂的金狮子史基,也有着无数战斗在这海上,不断成长着的年轻分子,他们像初生的星辰一样闪烁着日益耀眼的光芒。

沙·克洛克达尔,二十二岁。这是他正式进入伟大航路的第二个年头。他还非常年轻,并且过分聪明。

有人忌惮他的锋芒,有人钦羡他的手腕,有人嘲讽他只是个菜鸟,有人说他在这片海上太心急了一些,不过毫无疑问——

沙·克洛克达尔是这片海域上最闪亮的新星。

    

最闪亮的星星也难免有过难堪的时候。当伟大航路上恶劣的天气、不容小觑的敌手、背后捅刀子的盟友和阴魂不散的海军纷纷聚头的时候,年轻的船长勉强解决掉了后三者,正准备点上一根雪茄摆出标志性的嘲讽脸,却被巨浪和暴雨打了个措手不及。

于是他被浪推送到柔软的沙滩上,在玫瑰粉的背景色中醒来,身边环绕着面带关怀之色的少女,然后……等他体力完全恢复的时候,晚了。


“说什么呢克洛克BOY~”留着紫色卷发,睫毛浓密的岛主责怪地说,贴心地递过一碗恢复体温的热汤,“不要对我们怀有偏见。你来到这里,其实是上天注定的命运~”

“……我需要借电话虫一用,伊娃科夫。”克洛克达尔推开那碗汤,重新披上仍旧泛着潮气的外套,完全无视对方话语间的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挽留之意。

“即使是在我们这种世外桃源,你也很有名,克洛克Boy,”人妖王显然是要继续刚刚的话题,把涂着指甲油的指头往对方胸口戳了戳,“瞧,你明显和其他的海贼不一样。你心思缜密,手段出众,冷静又优雅,不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也不会留下不该留的遗憾。”

被夸奖的年轻船长并没有因为这一席恭维而飘飘然起来,但他的确把嘴角勾了起来,:“这说明什么?我比那些臭虫同行多长了几两脑子?”

“别急,你会明白的。喔……看看你领口的花结,宝贝儿,我从没见过那个男人能有你这么好的品味和这么巧的手,更别提你这张脸。”

“…………你想说什么?”

“克洛克Boy,你还不明白吗?——你天生有着一颗少女心!你属于这里,属于我们这伟大的人妖王国!嘻~哈!”


被热切目光注视着的年轻男人面部肌肉瞬间抽搐了一下,他嫌恶地阖上眼,揉了揉太阳穴,不再说话。


“哈!我就知道高傲的少女心是不会这样轻易屈服的。”早就预料到了一般,伊娃科夫并不惊讶于对方的反应,冲身后的随从挥了挥手,“你们,把我房间的电话虫拿来。”

“这样吧,克洛克Boy,我们来打个赌,如果在电话虫拿来之前的这段时间我能让你回心转意,你就抛去这男人的伪装遵从内心的召唤留下来,如果你没有动摇……我就给你船只送你离开。如何?”


似乎是逮到了送上门来的猎物一般,克洛克达尔稍显意外地挑眉睁开了眼睛,接着露出了饱含嘲讽意味的微笑。 

“成交。不过……我只给你三分钟,多了我可没时间陪你。”*






三分钟后。

沙·克洛克达尔变成了莎·克洛克黛尔。


【*注:OP老沙原台词】


——3——

“丑。”

“下一个。”

“……出去。”

“呵,我该同情你们的审美吗?”


此刻。

莎·克洛克黛尔吐出一个心形的烟圈,第N次地摇摇手指,一脸闻到了劣质香烟、说不出是不耐烦还是怜悯的表情。最后一组展示衣物搭配的新人类大眼瞪小眼,捧着缀满了水钻的红色长礼服毕恭毕敬地离开了房间。


人妖王国最年长的人妖欧巴桑表示,她从未见过品味这么高不可攀的少女心。

“女孩子太挑剔可不好噢~克洛克酱这样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嘁。”


当品味的大旗已经竖起,余下不达标的选择只能是将就。而很显然,在海洋上克洛克达尔从不愿降低自己的目标,而此时在竞争美丽的道路上,克洛克黛尔又怎么会退而求其次呢?

女人,就是要活得精致而完美。

黑头发的新晋岛花不屑于让低级品味的衣物污染了自己的皮肤,仍旧穿着从伊娃科夫那里借来的、勉强过关的比基尼,罩一件粉红色的长裕袍,交叠着长腿倚在长背沙发上。


“克洛克黛尔小姐!您安排的人已经到了!”

克洛克黛尔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抑制住了这外露的情绪,“让他们进来。”


门被打开了,克罗克黛尔最信任的两名心腹各拽着只巨大的拉杆箱进入了房间。他们被联系后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却越接近现实越感到腿软。这两个平日以冷静头脑和强大执行力而被船长看重的小伙子此刻连头都不敢抬,身上的西装已经被汗浸透了。 


“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带、带来了,船长,找您的专人裁缝加急定制的。”

“拿过来吧。”


在克洛克黛尔虽说变成了粉红色但仍旧强大的威压之下,比较年轻的那个已经要跪了,他哆哆嗦嗦地拉着拉杆箱,把上半身向前倾了标准的四十五度,深埋着头,一步三挪地蹭到船长面前。

克洛克黛尔在箱子被打开放在脚旁后打量了一眼,接着把视线转回自己的小跟班,皱起了眉。“干嘛这副姿势,你受伤了?”


年轻的心腹此刻脑内飞奔而过一串串“欸船长在关心我?”“妈的根本不敢抬头啊!”“欸船长居然在关心我?”“关键是我根本就不敢抬头啊!”“船长主动关心我的身体耶!”“不其实我根本就不敢抬头啊!”的弹幕,然后带着僵硬的笑容,缓缓直起了腰,抬起了头。

他鼓起巨大的勇气,把目光挪到了船长身上。


年轻的小伙子向天发誓,他本想说的是“船长,我没事多谢您的关心。”可那句话到了嘴边,却不知不觉变成了——

“船长……欸船长你身材真好。”


克洛克酱双颊微红,用手背按了按脸庞,一颗少女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接着房间里传出了什么人被一脚踹翻了的巨响。





“啊换上小洋装的克洛克酱真是美呢!”

“蓬蓬裙的褶边真精致呢!欸这里是手工刺绣的花纹吗?”

“胸口会不会有点低呀~~真是的裙摆也是,蓬起来就更短了呀!”

“衣料剪裁得贴合身体恰到好处呢!真不愧是私人定制的~”

“那是吊带袜吗好性感啊小黛尔酱~”

“讨厌啦也让人家试一试嘛~”


被人妖们簇拥着的更衣完毕的克洛克黛尔小姐不知是不是因为害羞,不自在地换了个站立姿势。于是腿上绷得紧紧的吊带被绷开了暗扣,“啪”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站在门边的伊娃科夫嘴角浮起一丝满意的微笑,拿起相机照下了此刻的风光。




                           ——4——

    “谢谢你愿意送我一程,伊娃。”

“有事业心的女人总是值得尊敬的。”

换上一身女性职业装的克洛克黛尔微曲着被黑丝包裹的长腿靠在船栏上,将被海风吹散的头发拢回而后,用珍珠贝的发夹别好。他叼着根细长的女式香烟,白色的烟卷上印上了淡淡的唇印。此刻,克洛克黛尔正翻阅着两位手下递来的文件,检查着近期海贼团据点扩张工作的进程。

——就说是哪里不对劲,原来是无所事事起来,骨头缝都长草了。


“这次的据点交涉还得黛尔酱亲自出马,对方来头不小嘛~”

“哼,不过是想多敲一笔的蛀虫罢了。”

 “嗯哼~黛尔酱要不要来一点香水?香气可是少女的隐形战甲,谈判桌上你会需要它的~”

“……就来………一点点。”


侍立克洛克黛尔身后的,较年轻的那位跟班浑身一抖,“嘭”地摔掉了手中的文件夹,表情好像刚生吞了一个淋了醋的海胆。被惊扰到的女王大人回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小伙子慌忙蹲下低着头把散落一地的文件收拾起来,然后不可言说地,红了脸。

     


出乎克洛克黛尔的意料,谈判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圆满结束了。之前揪着细节问题不放、企图多捞些好处的对家们不知是怎的,在自己一进门的时候就瘪了气势,一个个吞吞吐吐,眼神游离,没多久就乖乖在合同上签了字。其中还有个之前没见过的,撑死不到二十的黄头发小子,视线像蛛网般黏了自己一身,谈判过后还递来了他的电话虫号码。

克洛克黛尔轻轻闻了闻喷洒了香水的腕部,更加笃定地相信了“香气是武器”这一论调,并且决定在日后继续践行。




可是正如所有美丽的东西都容易逝去一般,这浪漫的少女时光并不长久。

克洛克黛尔的面膜还没有做完,一只手还被伊娃科夫涂着指甲油,邮递鸟送来的报纸就冲着脸砸了过来。他空闲着的那只手敏捷地抓住卷成筒状的报纸,还未完全展开就被那偌大的标题震得跳了起来。

    标题下方的照片上,有个留着翘胡子的黑发男人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克洛克黛尔缓缓坐回椅子,把报纸捏成一团。

————海贼王高路德·罗杰被捕,东海罗格镇行刑在即


他再也听不见身边的人妖王是怎样叽叽喳喳地惊讶于罗杰的陨落,他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冷了下去,接着又以不一样的热度,熊熊燃烧起来。

只有弱小者才会为一代王者的没落叹息。

而强者,自然是会去争夺那新的宝座。 


克洛克黛尔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脑海中铺展开一副雄伟的蓝图。然而他低头看向自己被涂成香槟色的指甲,整只手都颤抖了起来。

他脸色变了,弓起了背,十指撑头。

他再度一怔,接着“啪”地揭掉了脸上的面膜纸,闭上了眼睛。

克洛克达尔把嘴扭成了一个古怪的弧度,额角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幅度嘭嘭跳了起来。


 

 

   “黛尔酱!克洛克Boy!这突然是怎么了?”

   “准备回去了吗?是有什么急事了吗?”

   “你不能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这么走掉啊!”

   “上次说好的,要给你古代文字记载的美容秘方,你也不要了吗?”


    已经换回衣服的克洛克达尔似乎突然被地面黏住了脚,可他没有回头,很快就拔开了脚,以一种决绝的姿态走向了港口。



    “伊娃大人!您不拦他吗?”

    “克洛克Boy是为了梦想而走的,这拦不住的。再者说……谁说少女心和梦想不能兼得?嘻~哈!”

    

    已经走远的克洛克达尔掏出纸巾狠狠抹去了唇彩,接着猛地打了个冷战。


——5——

东海。

罗格镇。


通往行刑台的道路已经拥挤起来,克洛克达尔的表情阴晴不定,让行人不免退避三分,让出一条路来——可这难免也有意外。

“等下!”

有人不识相而自来熟地从后面扳住了他的肩膀。

克洛克达尔调动起自己所有良好的修养回过头去,那是个打扮古怪的黄头发小子,只见他吸吸鼻子,仿佛闻到了什么熟悉的味道,咧开嘴笑得傻气十足:“……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




围观的人群把行刑台圈成了海洋中的一座灯塔,而灯塔上的那团火正在从容不迫地一步步走向最高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准备倾听海贼王最后的遗言。

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


“想要我的财富吗?想要的话就拿去吧!去吧!我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放在那里了!”

那一刹那云散风寂,接着鼎沸的人群掀起难以形容般巨大的欢呼声浪。无数手臂高举挥舞,无数年轻的面孔向上仰着,露出一模一样的狂喜。

克洛克达尔站在人群中,嘴边的雪茄安安静静地升起白烟,他没有欢呼,没有震惊,他只是半阖着眼睛,嘴角浮起微笑。


那是个似乎对所有秘密都了然于胸的,对所有敌手都不屑一顾的,令人胆寒、极其自负、富有征服欲的微笑。

克洛克达尔笑了,接着他丢掉雪茄,转身逆着人潮离去。


既然海洋从来都只眷恋强者,那便让我来铸造新的王座。

来吧。







   ——彩蛋——

    “……船长什么时候开始戴耳环的?”

    “那些个戒指……又是怎么回事?”

    “话说我发现……船长在文件上的签名,收笔多了个心……”

     啊……总之克洛克达尔这么帅,那么以上这些闲言碎语,凡尘琐事,就请不要多心了哟。



 【是的这是一个烂尾:)】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