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repo】我秃顶了——给《不溯》和兔子君

没你混乱,没你邪恶。友谊地久天长。

兔子君:

致小杰

——就算你秃了 我也爱你。

我一直觉得 能找到同萌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正常人吃的不一样 在我还青涩无知的时候加了个AB群 群里突然开始讨伐BA 群情激昂 口诛笔伐。我看了会 去BA吧里逛了圈 觉得 咦 也挺好吃的呀。前面说过了 我那时青涩无知。于是我在群里说 BA也挺萌的呀。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我就写BA去了。

到了后来 我确定我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我是一个没有雷点和下限的人。你们能容忍我 是因为我展露了我看上去绝对中立的假象 你们看见我产出AB 但你们看不见我硬盘里的AC BD BA CD AD CB。

但小杰 我的另一个半身 她完全接受我的混乱邪恶 并且和我一起沉迷此中不可自拔。

我们的日常就是 搞拆逆 搞邪教 写一些会被正常人拉出去枪毙的段子 然后发出桀桀怪笑。

她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她没有我混乱 但比我邪恶一点。我和她共享一个大脑。基本上我觉得好吃的点 她都能迅速get 虐点亦然。

所以我写 不溯 说实话 就去冲着捅她去的。

因为我自己也被虐得只剩下血皮了。

几年前我还是一个所谓的后妈 写了很多be 基本上都有人死。可后来 我不写生离死别了 我觉得没意思了 开始写傻白甜。再后来 我发现 就算没有生离死别 也可以很虐。

因为很遗憾啊。

魔道是一本充满了遗憾的书 有一些弥补了 另一些没有。比如忘羡 比如双杰。

这篇文里 她觉得果子最虐。

我觉得是风筝。

那是姐姐给他的风筝 被江澄放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藏着 一藏十三年 连江澄自己都忘记了 就烂了 再也飞不起来。

但不管是果子还是风筝 都是软刀子 和瑶瑶的剑一样软

我真坏。

但如果这篇文给各位的伤害是80 我确定小杰至少吃了120。因为我自己也吃了这么多暴击。

她没拉黑我 她是真爱我。

我也爱她 没了她 我那些大逆不道的脑洞找谁去说。

一个南极洲的水手 向北冰洋的捕鲸人 致以百分之百的敬意。

黑眼圈小杰:

我现在是一个心脏病、胃绞痛、肠痉挛和秃顶一起犯的病患

这个病患现在在写一条repo

妈的这个人心这么毒我为什么要给她写repo

凭什么?


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没有和 @兔子君 熟的话,可能会成为一个默默粉她的stalker,在狡兔N窟中徘徊,评论一些抖机灵的话,然后点红心蓝手转发和赞。

可是她跑过来和我说沙·克洛克达尔特别帅,我说对呀你等我给你截图,然后就被拐进了一个叫做南极科考队的地方,从此开始了荒野猎人的生活。

有的时候我也去北极捕捕鲸鱼。

我的腿肉少一些,她的腿肉多一些,有的时候还可以倒一杯狗血,一起喝。我的车总是开着开着就软了,她的车中看不管饱,潮湿的眼睛干燥的嘴唇还有树影在洁白的肩胛上晃。当然干得最多的是互相叨逼和捅刀。


也许是她看见了我有着冒险和攀爬冰山潜质的心。也许是她看见了我混乱邪恶的深渊底线。也许是她看见了我的才华,比如说光撩不写,空手套文,脑剪MV的异能。

总之我现在不是默默粉她的小迷妹,而是一个端着机关枪,想要突突死她的病患。


不杀之恩?呵

我都秃顶了。






所以还是写repo咯










有的虐是轰轰烈烈,酣畅淋漓的,那些大起大落的情感最后凝结在一个节点爆炸开来,他们或者相视一笑拥吻,或者手拉着手面对枪林弹雨同归于尽,或者把所有的情绪和过往坦诚地释放后利落地斩断,相忘江湖再也不见,爱恨情仇皆随风而逝。

这种虐让我感到畅快。

比如ER。

比如,乔治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双子。(虽然我知道不存在这种双子,科科






还有一种虐,是那种,无法挽救,无法补偿,也无法放手的虐。

是那种,你只能嗟叹一声命运作弄,或者命中注定的虐。

就像永远都挠不到地方的痒痒。




如果红颜命不曾单薄

这世间有没有传说

你看,这句歌词,不仅可以用在孟诗和孟瑶身上。

兔子这么聪明,肯定能get到我脑中的mv的。




这是种绵长的,鬼魅一样的,如影随形的虐。一把细细的刀子扎在你心里,没(mo)顶后用药膏涂抹伤口做个简单的处理,然后越来越痛,越来越痛,越来越痛。

直到情绪把你堵死,也得不到释放。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双子的时候。

但Fred毕竟死得很酷,George的性格也总有看开的一天,他娶了他们两个都喜欢过的姑娘,给儿子起名Fred,虽然再也召唤不出守护神,但他还有他的家,他的兄弟会永远在他心里活着。

双杰不一样。




或者说,江澄不一样。

我真喜欢他。


有一方面原因是因为他争强好胜,孤僻冷傲,一个别别扭扭皱皱巴巴的小心眼。这种性格让我感到亲切,这种小毒蛇在心口嘶嘶叫的感觉,人性弱点很真实,特别共鸣。

可是另一方面,他叫江澄呀。


魏婴,婴,赤子之心。

江澄,澄,通透明净,一眼见底。


兔子写的就是这个感觉。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用傻白甜来形容江澄,他太阴鸷别扭,舌头带刺,斤斤计较,一点都没有傻白甜的意思。

但他不仅是云梦江氏的家主江晚吟,他还是江澄。

“但他的眼睛不骗人。喜欢就是喜欢,相信就是相信。” 

亲人就是亲人。云梦就是云梦。拉钩就是拉钩。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明知不可而为之。

江家家风很可爱,潇洒磊落,游侠之风。

但江澄心眼小,小到他只能把他认定的自己人死死守在里面,他爹娘,他姐,还有魏婴。还有个金凌。

他哪里有朋友,他连狗都没有。为了迁就魏婴他把那么多空间都给了人,最后魏婴走了又回来了,他却画地为牢再也出不去,连条狗都不能再养。


所以江澄与狗对愁眠这句,对我来说永远都不是个能真心笑的梗。




兔子写果子梗的时候她说她没想什么,可是,我想抄起枪突突她。


“说是什么什么山上独有的,特别放不起,几个时辰就要烂”

“魏无羡正巧又疯玩到了不知哪里去”

“但最后魏无羡滚了一身泥回来已是月上梢头,那些堆在桌上的果子都微微瘪了下去,露出熟过头的颓态来”

……


“将来你当家主,我当你的下属,姑苏有双璧,我们云梦就有双杰。”

“一言为定”

“那江晚吟如今已经疯魔了。他还觉得魏无羡没有死。”

“好啊,总算是回来了?”




说书人,亦笑我,既疯又如癫。

这句话不仅仅是唱给魏无羡的。




他就那么一点小小的真心啊。

特别放不起。

不,等魏婴回来。

十三年。

如果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笃信魏无羡没有死,我也不觉得那会是忘机。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用尽我所有的力气,来恨你。

结果我的金丹还是你的。

我用来恨你的力量,还是你给的。

这他妈什么玩意儿。






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漠然。

所以呀,澄,你一定不是不爱他的。

那只风筝早就被岁月蚀得飞不起来了。

可它还在。

可它毕竟飞不起来了。

可它毕竟还在。








日。我特别希望江澄能痛痛快快把所有的东西都放下,吃得胖胖的,娶个好媳妇,生个好儿子,没事儿就牵着狗抽着鞭子骂孩子他大伯。

我希望他好好过。

我希望江枫眠给他托梦说儿子啊爸爸为你骄傲你真的做的特别好。

然而。

然而。








爱恨盘桓或踯躅 到头都轻如无物

怎么可能轻如无物

终不似 少年游












你太坏了

和你绝交三分钟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