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all瑶】一个公主,几个小矮人,一个骑士和两位王子的故事

不是文,只能算残疾的脑洞

只有写这种东西我能噼里啪啦写到快5k

因剧情需要所以时间线并不对

涉及人物是金光瑶和金光瑶的男朋友们:蓝大聂大、苏涉、洋洋、玄羽、聂二

还有不是他男朋友的金子轩

我爱金子轩,他是浊世里的一股清流

——————————————————————————

——————————————————————————



 

——1——

那是一个雪夜。

云梦的冬天罕见下雪,但那夜确实轻轻薄薄地落了一地的淡白。天色已经很晚了,就连最热闹的烟花酒巷都安静了下来,只偶尔从某间亮着暧昧暖灯的窗子里飘出丝竹声和低低的笑语。

在某间未亮着灯的窗后,一名年轻女子独自立着看雪。她面容清秀却显出疲色,一只手护在高高隆起的腹部,另一只手探出窗去,仿佛想要碰一碰那坠落的雪花。

 

 

“儿,你看这雪,多白多软,像不像牡丹的花瓣?”

女人抚着肚子低语,接着她想了想,将食指上因缝补而受的针伤捏裂,一滴殷红的血垂落指尖,她将它滴在窗台上的积雪上。

“启智明志,朱光耀世——这朱砂你迟早要点,这教诲可要早早记住。”

她仰起脸,望向天边那轮黯淡模糊的月亮,目光温柔似水。

 




 

——2——

可是我无法用这种文风写下去了。

所以让我们来讲一讲这个看了开头就知道明显是白雪公主paro的故事。

 

不久后孟诗产下一子,取名孟瑶,盼其一日能认祖归宗,成就一番大业,便竭尽全力悉心教导。孟瑶天资伶俐,但可奈何母子二人身份低贱,常常受人欺辱。

后孟诗撒手人寰,孟瑶多次辗转,历经数重磨难,终于得以认祖归宗,改名为金光瑶,点上了启智朱砂,换上了金星雪浪,成为了兰陵金氏的一名公主。

咦。

之所以是公主,是因为剧情需要,和叫起来有趣罢了,不必过分在意。

 


兰陵金氏同时还有金子轩轩公主,金子勋勋格格。后者在这个脸不排进世家子弟前十都不敢开口讲话的世界里长相实属一般,我们就不提了。而前者,嫡出的轩公主则是个貌美如花,性格高傲,一颗莲子放在九十九层被褥下都能感受出来的真·公主。


他的故事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只能透露一点,金子轩被放进的并不是豌豆公主paro,而是睡美人paro。

但这个睡美人是在有过真爱之吻,并且成家生子之后才惨遭的横祸。

而且他再也没有醒来。

 


我们还是回到瑶公主这条线。

这瑶公主长得颇像母亲,眉眼温和聪慧,脸庞白净秀气,性子机灵又懂得讨喜。可兰陵金氏的主母,这里的皇后金夫人并不喜欢这个丈夫私生的公主,常常在他身上大发脾气。

 


因为剧情需要稍微黑化一下金夫人。

另外还有魔镜这么一回事。

金夫人因为担当了邪恶后母这个角色,所以她有一面宝镜。

那镜子是一面仙门宝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有一日,金夫人在屋内对着她的镜子讲话。她先是例行查问了一下金光善也就是兰陵金氏国王的行踪,发现她丈夫仍旧在寻花问柳,气得七窍生烟。

喝过几盏热茶,又把金光瑶叫过来责骂了一番后,才好容易平复下来。

 

“宝镜,宝镜,谁是兰陵金氏下一任家主?”

这个问题她问过好多遍,每次映出的都是她心爱的轩公主的身影,可这回镜面一闪,一张笑脸浮现出来。

那张面孔白面翠眉,眼瞳黑白分明,神色温和可亲,正是瑶公主的身影。

金夫人手中的茶盏落地,摔得粉碎。

 

 




——3——

“苏公子,此行还麻烦你多照拂了。”

瑶公主骑在一匹毛色洁白的马上,向身边同样骑马前行的男子客气道。

“…………能为公主尽力,是苏某的荣幸。”

 

二人穿行在树林中,一人神色从容,一人紧张得快把缰绳揉碎。

我们很容易看出,这是妒火烧心的皇后叫猎人杀掉公主的一段剧情,只不过该紧张的人并不紧张,不该那么紧张的人偏偏紧张得要死罢了。


在这里扮演猎人的叫苏涉苏悯善,灵力和品貌俱是不错,可也俱不出挑。他向来倾心瑶公主的美貌和品性,而且与其说是倾心,不如说是抓心挠肝的暗恋。此行受金夫人之命要他铲除瑶公主,他内心苦楚不已,纠结万分。

苏涉一边因为命令而踌躇难安,一边因能与倾心之人并肩同骑而激动不已,面色忽红忽青,心里七上八下。再一抬头,发现金光瑶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脑内即刻炸开了一朵烟花。

苏涉还没反应过来,便发觉自己已经勒住马,拦在对方面前,

 


“公主您听我说,其实金夫人这次叫我出来是为了害您,可我实在倾心于您不能下手,我带您逃吧。”

咦。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瑶公主说:“好呀。”

苏涉两眼一黑,血直冲头顶。

 

 

哎呀瑶公主这么聪明,早就猜到了,他笑眯眯地伸手摸了摸苏涉的头,策马向林深处继续行进。


 

“悯善你带够钱了吧?”

“…………啊?哦。带够了。”

“那便好。”

 

 



——4——

 

行到日暮时分,他们见到了三座房子,这三座房子彼此之间风格格格不入。

最左边是一间设计精巧,讲求风水的宅子,门外还有着小小的园林,假山流水、奇花异草样样不缺。最右边是一间平凡的普通人家住的房屋,看上去温暖可亲。

中间是个像是孩童用漆黑的积木胡乱搭建的房子,院子里摆着许多铁笼,一股刺鼻的血腥气中混杂着糖果的甜味。

 


这一看就可疑得很,定是陷阱无误。

所以主人公一定要尽职尽责地到陷阱里去看一看。

 

“这四下也没有别的人家,我们就先在这儿歇下吧。”

“我扶公主下马。”

 


苏涉提出要在屋外守夜,以防有追兵或者什么猛兽。于是瑶公主便独自进入了最左边的宅子,敲门无人应,他便自作主张走了进去。

屋内摆着许多精巧的陈设和手把件,墙上的字画一见都是珍品。瑶公主欣赏了一阵后,给主人留了张打扰的字条放在桌子上,便在雕花的床铺上睡了。

 


好的,我们其实都知道这是小矮人聂怀桑的房子。

瑶公主和清河聂氏、姑苏蓝氏的两位年轻国王私交甚笃,而聂怀桑正是邻国清河氏的王弟。

这聂怀桑平日好吃懒做,玩物丧志,但品味不俗,自有一番志趣。但因为他哥哥,也就是清河氏族的国王盼弟成才,极恨他不把心思放在修炼这种正经行当上,于是怀桑寻了深山老林中的一块地,盖了间房子,作为避风港、藏宝阁和度假胜地。

怀桑白日里出门去镇上淘宝贝了,夜半才回来,总之他摸上床的时候发现床上有个人,当即吓得魂飞魄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哎?这不是……三哥?”

 


“呼!三哥你吓死我了。不过三哥你先答应我,不能告诉我大哥有这么个地方,他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嘿嘿,三哥最好啦!……不过你跑到这里做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三哥你快躺着吧,都这么晚了也没处住,咱们凑合一宿罢。”

 

 

“三哥,上次我送你的那个玉石的小坠子,你可戴着吗?”

“我摸坠子,又没乱摸,三哥你躲什么嘛~”

 



——5——

第二日金光瑶一大早便出了门,苏涉早就在门外牵马候着。

“公主未休息好吗?”

“……无妨,我们走吧。”

 


他们在林子里骑了一天,可临近傍晚的时候,又绕回到了那三座房子处。

“……”

“……”

“……既然是迷路了,那也没有办法,再在这里留宿一夜吧。”

 

 

金光瑶这夜宿在了最右边的民房里。

这其实是小矮人莫玄羽的房子。

 

莫玄羽说起来还是金光瑶同父异母的弟弟,还差一点成为了正牌的羽公主。因为这个故事并不管时间线的合理性,所以他们是认识彼此的。

金光瑶一进门,就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什么的莫玄羽。那孩子抬起头,见了金光瑶站在面前,整个人都傻掉了,接着眼睛里全都是亮晶晶的不可置信。


“……瑶哥?真的是你吗?”

“……瑶哥,你能来,我好高兴好高兴的。”

“瑶哥,我想你想得紧,你既然来了,一定得多呆些时日,我可不放你走。”

 

 

一阵不知从哪来的风将金光瑶身后的门吹上。

砰。

 

 


——6——

第三日金光瑶直到艳阳高照的中午才脱身出了门,他领口的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颗,笑容有些虚浮。

“苏公子,我们快走吧。”

 

因为三个房子的进度只有2/3所以这两个人理所应当地又在森林里迷了路,最后绕回了原地。

“……”

“……”

“……”

“……”

“…公主,不然……”

“不妨事。”

 


金光瑶下了马,一步一挪地向最中间的房子走去。

 

院子里的铁笼内不知关押着什么,不时发出撞击声和古怪的叫声。金光瑶抬手正欲敲一敲紧扣的黑色大门,那门就吱嘎一声开了。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伸了出来。

“不给糖就捣蛋。”


 

金光瑶摸了摸身上,还真摸出一块甜点心,放在对方的手心。那人探出头来,是个有着小虎牙的少年,他打量了金光瑶一下,接着笑嘻嘻地把人一把拽了进去。

 


 

“这个好吃。甜。酥。”少年把点心消灭干净,“你刚才说你是因为什么被你后妈赶出来的?”

金光瑶叹息着又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他略去了一些细节,显得自己更加无辜可怜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后妈真他妈神经!但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善茬,对不对?”少年桀桀怪笑,眼睛里闪烁着亲昵的恶意,“哎哎,别给老子装了!哪天我帮你把你爸、你哥都搞掉,把骂过你的人都割了舌头,然后你去当那家主,天天给我买糖吃,好不好?高不高兴?”

 

金光瑶低头不语,只是笑。

 



“你身上还有什么是甜的?我来好好尝一尝。”

 

总之,这个少年虽然人设是个小矮人,但他既不矮,也不小。

瑶公主直到次日下午才出门,他叹一句这可能是天意,便决定在这三间房轮流宿下了。

 

 

 

——7——

 

接着到了邪恶的皇后要下毒害公主的时候了。

瑶公主并未身死这件事是怎样被发现的呢?

是这样的。

 


“宝镜,宝镜,你帮我看看,我儿子轩何时才能觅得良偶,让我抱上孙儿?”

“快了。快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等了这么久,何时才是个头!”

“主人莫要着急,轩公主命中注定有良偶相伴,至死……至死不渝。再不济还有瑶公主呢,他结婚后也会有个大胖儿子的。”

“……什么?”

 

于是金夫人派了一名得力的金家客卿,拿着下了咒术的小物件出发,去寻逃过一劫的瑶公主了。



 

“这位仙君,您看这双增高鞋垫,舒适又效果显著,上脚效果有一米八,您就收下吧。”

“不必了。”瑶公主笑得很僵硬,他摇摇头,把那位客卿拒之门外。

 


次日。

“这位仙君,您看这顶帽子,质地上乘,多适合您尊贵的身份,而且就算从金麟台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帽子都不会坏呢,您就买了吧!”

“……不必了。”瑶公主有些犹豫,但还是摇摇头,没有使坏人得逞。

 

 

——8——

最后一日前来的是个年纪已大却一身风尘气的妇人,她挎着一个篮子,里面盛着简单而工艺粗糙的点心。

妇人用面纱罩着脸,但还是能看出面上有着许多深深浅浅的伤痕,再观察得仔细些,还能隐约看出她年轻时的风韵。

 

 

金光瑶打开房门时本来已经想好了拒绝的说辞,可不知为何他却与这位妇人交谈良久,最后还是买下了那篮点心。

 


 ——9——

点心有毒。

待旁人发现时,金光瑶已经昏倒在床榻上,无论如何也唤不醒了。

 

 

怀桑和玄羽两位小矮人都非常伤心,他们伏在金光瑶的身体上痛哭流涕,最后将尸体收敛在一口透明的琉璃棺木中,供奉在屋后。

其实那位喜欢吃糖的小矮人也非常伤心。虽然他只是面色不善地倚在墙边,冷哼着这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中了如此下作的诡计,但待到夜深人静时他却悄悄溜到屋后,和棺木里的尸体说话,发誓要给他报仇雪恨。

 

 

直到有一天王子们来了。

 


——10——

说是王子,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实则是两位国王。

清河聂氏的聂明玦国王和姑苏蓝氏的蓝曦臣国王,世人称为赤锋尊和泽芜君,之前提到他们与瑶公主私交甚笃,还结为了义兄义弟。

二位国王得知金光瑶失踪的消息后自然心中忧急,于是结伴出门寻找。

 

历经了艰难险阻,他们终于找到了林中的三间小屋。赤锋尊先是气愤地烧光了他王弟的丧志玩物,接着两位国王才发现了屋后的琉璃棺木。

一个黑衣少年倚在棺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你们是金光瑶的熟人?那就别说废话,快把他给救醒,我还要陪他回国,替他杀光碍事的人,看他登基呢。”

清河聂氏国王的脸瞬间黑了。

 


赤锋尊向来不喜他这位义弟曲意逢迎的外表下有此等龌龊野心,此时从这位少年的口中直白地听到,更是怒火中烧,心想不如不救这孽障,便一脚踢翻了那口棺木,扭头上马便走。


泽芜君见此等情状,心中愈发忧急,眼看着劝不住大哥,便上前扶起摔翻在地的“尸体”。

没想到那“尸体”经过刚刚一遭颠簸,竟把喉中的毒点心咳了出来,悠悠醒转。



“…………二哥?”

“阿瑶!你可无事了?”

“……多亏二哥相助,阿瑶感激二哥。”

 

 

一旁的黑衣少年见状脸色大缓,看了看地上的二人,歪嘴笑笑,知趣地先回避了。

 



——11——

金光瑶身体好转后,思量着再隐居在外不是法子,便由泽芜君护送着光明正大地回到了兰陵金氏。

他还顺便带上了那位黑衣少年回去,收为客卿,日后兰陵金氏的修士家仆常能见到他二人策马同行,或是同桌同食,感情亲密非同一般。

金夫人为轩公主寻道侣之事终于有了眉目,注意力转移后对瑶公主的归来也不甚在意了。

 

 

然而,赤锋尊与金光瑶之间到底是生了嫌隙,关系日益紧张。倒是泽芜君和三弟之间愈发亲厚了。

 



——12——

白雪公主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然而和所有的公主一样,瑶公主也避免不了走上后妈的道路,也避免不了后妈的结局。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眼看,苍天饶过谁。

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里不再赘述。

 

唉我都写了些什么。

 

 

 

——END—— 




——番外——

白衣男子骑着骏马穿行在林间,人与马俱有疲色。

他外出寻找可靠的客栈村舍,但没曾想这森林道路奇诡,竟生生迷失于其中,寻不到出路,已不知过了多少天了。

他默念着公主的名字,暗暗为自己打气。




评论(13)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