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repo】这都怪鱼太,但我还是爱她

太歹毒了!
太歹毒了!
让我们为苏涉三呼万岁!

傅小鱼:

哇,我觉得我这篇《艺伎回忆录》真的是抛砖引玉,丢了一个钩子下去,把杰爸和兔太提溜上来了,真是感谢我的杰对我的厚爱(抱拳

真是特别开心有一篇这————长的repo。

其实我中意苏涉哥哥很久了,我喜欢他的孤绝,喜欢他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上回微博有个妹子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突然觉得用在苏涉哥哥身上也很合适。

“诸公自然都是天上碧桃,日边红杏,我苏涉只有思竭微命,甘死辱而已。”

我之前也一直想的是苏瑶,有一天我寻思着,苏涉哥哥过分care蓝二,这绝非仅仅只是嫉妒而已。

小杰说得太好啦,苏涉哥哥回不了头的,开弓就没有回头箭了。他原本应该也是个为人所倾慕的君子,可是为了报瑶瑶这一份知遇之恩,他究其一生也成不了自己所渴慕的人了,他曾经也有过极高的心性,有过年少时像白鸽一样干净的梦。

可惜这一辈子,他竭力模仿那个人,穿上这一身白衣,却只能被世事无常溅得一身都是污泥。他眼里那抹雪光,就像阿箐口袋里最后一颗糖,似乎只要看一眼,就能仍旧在心里,别人都窥探不到的地方,抱道不曲。

他一生只刺过这最好的一剑,在他的雪光面前,在他一直生存着的泥沼面前,那一剑“光华流转,璨璨生辉”,如果这个倌人能见到他的贵人这一剑,或许真的能相信,他的贵人要羽化登仙了。

我觉得杰真的完全懂得我想说什么,苏涉哥哥拿绢帕给倌人擦脸的时候,问他“疼不疼”。

是啊,苏涉哥哥,疼不疼?

……然后我要说我的杰,实在太能脑补了!瑶瑶那一段,我真的完全没想到她能给瑶瑶加这么多戏的!果然是真瑶粉和我这个假瑶粉的区别了!我觉得三个单箭头简直要指向酒店不同的房间了(什么我为啥这么满脑子黄色废料啦

其实我给倌人设想了一个结局,他也许在当垆卖酒,卖的恰好是谪仙的爱人喜欢喝的酒,他的“带子”已经破破烂烂了,看不清上头的云雾了。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贵人年少的梦,梦正带着爱人走进了他的酒肆。

嗯,这是你说的,以后也能过上的日子啊。

(什么我为什么这么歹毒

最后表白@黑眼圈小杰 @兔子君 对我的厚爱!不管秃头与否!都要相爱❤


黑眼圈小杰:



这是一篇给《艺伎回忆录》的repo!




 @兔子君 把好多我想说的说了,但我还是要再夹带私货地说说




因为鱼太不仅解决了我的温饱问题,还给我倒了一杯毒酒




明晃晃地看着酒里面全是刀光剑影




但还是含着泪一饮而尽












首先我要说我喜欢苏涉哥哥




苏涉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但在这之前我一直沉迷官配苏瑶无法自拔,没有深想过他和忘机




直到有一天看到鱼太微博说了一句“心里都是泥沼,但还有一抹月光”类似的话,我就知道她要搞事了。








苏瑶不虐,苏瑶很好吃,苏瑶很甜,虽然他们最后都死了,但苏涉哥哥简直是为理想而死。




总得来说在苏瑶里他的箭头虽粗壮无比但是没有那么单,他始终是被信任、接受和托付的那个人(甚至可以加上一个“最”字),他是他的主子(啊,一个多么甜蜜的词),他的主子理解他,他在一定程度上也比任何人都理解他的主子,他始终有实实在在的希望和寄托。




瑶妹不是苏涉的雪山,而是他的大地和归歇之处。




而忘机不同。












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有着巨大不平等的感情,或常言道单箭头,是非常动人的。




这种求而不得的感情并不是单薄的爱与欲,单薄的爱与欲在“不得”的那一步就已经走向了死胡同,而它不同。它仿佛一处高崖,分明穷断无路,但面前却是明晃晃的山河美景,日月高悬,云朵铺就的路通向不能直视的光。




他知道他不能迈出那一步,因为他没有办法归歇在那里。




可他已经不能回头了,因为他根本没有选择。




因为箭头的那一段不仅仅有那个人,还有他所缺失却渴慕的一切品质,和他无法拥有的人生。











“每次侧过头看他的时候,像是能和他一起看到很遥远而我从来不可能去到的地方。”







就是这个意思。




这种眼神,并不独属于倌人。




那个很遥远而不可能去到的地方,并不独属于任何人。




然后你就可以脑补一系列没有HE的CP,以瑶妹为中心以苏涉为典范以我澄为补充:)
















同样动人的还有单箭头的表现形式。




他可以无私地付出,可以扭曲地恨,可以小心翼翼地呵护,很多时候他拙劣地模仿并嫉妒,更多的时候他害怕被看到。




这取决于他的性格以及他的立场,很不幸的是苏涉哥哥在这两方面都处于最劣的劣势了。




倌人比苏涉聪明,他学了那首曲子,却没有想要弹过,他想要说那句安慰,但他选择了沉默。瑶妹当然更聪明啦,这个待会儿再说。












这种感情极度折磨和消耗,它同时还伴随着自我否定,箭头左边的人什么都得不到,箭头右边的人不需要有任何反应,他就也什么都失去了。




就仿佛凉棚下的阴影,以及那首学会却没有弹的隰桑。
















我觉得很有趣的是苏涉到底在倌人身上看到了什么,也许不仅仅是那双相似的眼睛,缓带轻飘的白衣——也许在最开始是,但在道别时却不再是了。




如果他曾有一刻看到了烛火微弱的光亮。




如果他曾有一刻意识到,他有些时候看到的也许不是那个人,而是他自己。
















然后我要开始表白金光瑶。




瑶妹那段我也就看了二十遍吧。




太可怕啦瑶妹你肯定什么都知道了关于泥沼关于白月光但你慈爱地选择了把这变成庸俗的一句“福分”因为你应该也深知这是什么滋味吧哈哈哈哈











“他让我抬起头来给他审视,他的视线像一条蛇一样缓慢爬过我的脸庞,让我不禁浑身发起抖来。”







Q:请问瑶妹到底看到了什么?试分析他的心理活动并结合在场三个人的共同点进行评析。




A:贵乱。我喜欢。过度脑补万岁。








涉忘和倌人,涉涉类涣,曦瑶,倌人cos蓝二蓝二像蓝大所以一定程度上倌人也……我知道我想太多了,但三个单箭头同处一室实在是太可怕了。




然后三个单箭头里恕我直言最帅的还是瑶妹。




因为从前面那个理论来讲他在性格和(假装的)立场上都有优势,当然他最后还是什么都得不到啦哈哈。











“被敛芳尊允许起身的时候,我瞥见了贵人正紧紧地攥着茶杯,像要将茶杯捏碎一样,指节上泛出一些没有希冀的惨白色来。”







啊,苏涉那浅薄的自尊,和卑微的希冀啊。











“我第一次见这位姓苏的贵人,是在承平三年的暮春。”




“我最后一次见贵人的时候,叫了一整个苦夏的蝉都死掉了。”







有这样一只蝉,它从暮春叫到秋天,幻想着它倾慕之人能够听到,可在那人听来那只是和庸碌众生一样吵杂的白噪音。




也有这样一只蝉,它尚未振翅就放弃了,秋天到了,它就静静死去了。
















最后,我有几句话想对倌人说。




你的贵人死啦,他死在他的谪仙面前,在死前刺出了他今生最好的一剑,他的谪仙专注地看着他,他的主子对着他的尸体盈泪。




在这之后他羽化登仙,就像评书故事里说的那样,潇洒自在,无所不能。




虽然你见不到他了,但你看那些街市,又繁华又热闹,行经的路人面上都露出了真心实意的愉悦,你以后也能过上那样的日子。




























不,你不能了。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