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LK】恶魔与职业道德论(不是更新!)

突然翻到自己还写过这么一段肉!

大概就是一个被纪委查办的淫'魔罗和傻大学生基德的恋爱故事!

我都震惊了!自己的腿肉居然这么好吃!!!

可是它坑了!太恨自己了!!





————

这是第五天晚上。

凌晨两点。

尤斯塔斯·基德的眼睛瞪得像激光笔一样亮,天花板被烧出两个无形的洞,往下噗啦噗啦掉着焦虑,一股脑地砸在基德的脸上。

显而易见,他这段时间没有睡好,白天里他要兼职当一个恶魔的护士,晚上他又要和这个义正言辞的恶魔分享同一个枕头,尤斯塔斯·基德必须要时刻保持高度的警惕,时刻担心着身边这个穿着小熊睡衣的男人会突然再度冒出角、爪子和带着倒钩的尾巴来。

可四个平安夜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尤斯塔斯基德挂上了浓浓的黑眼圈,他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想翻开特拉法尔加的老底看个明白,可身边这个人把小熊睡衣的兜帽拉到鼻尖,睡得沉着而冷静。

 

尤斯塔斯·基德把翻来覆去的幅度和频率都放大了两倍,被子被他搅得哗啦哗啦响,枕头像大海一样上下起伏。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总之怀着吵醒特拉法尔加的动机制造着噪音,可却不敢和对方有任何身体接触。

 

特拉法尔加似乎被扰到了,他迷迷糊糊地哼了一声,基德被电了一般停下了动作。可特拉法尔加却只是翻了个身,卷走了大部分的被子,把后背留给了屏住呼吸的红头发大学生。

基德放松下来,同时也有些失望。他轻轻地把被卷走的被子扯回来,叹了一口气。

 

 

 

 

 

 

在他看不见的另一侧,淫'魔先生的眼睛睁得雪亮,露出一个奸诈至极的笑容。

特拉法尔加闭眼在心里默声数了一百个数,接着就感到有人摇了摇他的肩膀。

 

“特拉法尔加!”罗岿然不动。

“特拉法尔加!你醒醒!”大男孩的声音有点沙哑,气急败坏的。

罗继续装睡。

“别装了,你尾巴都出来了!”

 

特拉法尔加心里咯噔一声,但还是把戏演到了头,他懒洋洋地哼唧了几声后,揉着眼睛醒了过来。

“……怎么?”

他把不知不觉从睡裤里伸出来的、缠在对方大腿上的尾巴不动神色地收起来,拿出他能做出的最性冷淡的表情,看着涨红了脸的尤斯塔斯。对方把自己往被子里缩了又缩,咬牙切齿地只露一个头来,被子不够长,这下子便盖不住他的脚和半截小腿了。他的脸色白得像患了痨病,比起特拉法尔加,他看上去更像一个恶魔——吓破了胆子的那种。

“…怎么啦?”

年轻有为的淫'魔先生突然生平第一次感到紧张而面部发烫,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但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和尾巴,尤其是后者,他的尾巴不受控制地要靠近对方,他不得不悄悄伸手抓住它。

 

 

 

他们彼此对视了足有一分钟。

这一分钟漫长得足以和之前四个半晚上相媲美。

这一分钟沉默得只剩下两个人心怀鬼胎的呼吸声。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尤斯塔斯·基德的脑子里蹦出来一万个威廉·华莱士高喊自由,于是他把自己更深地缩进被子,瓮声瓮气地吼出了声。

“特拉法尔加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想搞我!”

 

特拉法尔加·罗的瞳孔唰地竖了起来,基德一瞬间冷汗如雨下。

那条尾巴用倒钩狠狠地扎了它主人的手背,接着义无反顾地窜上去缠住了基德的大腿。

罗的表情恬淡而安详,除了两条发红光的竖瞳外看不出任何波动的地方。可实际上他的内心都快笑裂了,他耐心地冲基德挪近了十厘米,十五厘米,二十厘米,直到两个人紧密地贴在了一起。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罗叹了口气,他抬手摸了摸基德的脸和脖子,然后在基德有机会出声反对之前吻住了他。

 

 

淫'魔的吻永远都不会是单纯的摩挲和接触,特拉法尔加很快就把灵活的舌头挤进了对方的口腔,往咽喉'深处探去。二十出头血气方刚懵懂无知的小伙子哪里受得住这个,被亲得晕头转向,气都喘不过来,压根意识不到对方的尾巴已经迅速攀上了他的上半身,飞速勾开了那七八个睡衣扣子。

特拉法尔加非常有行动力地抬腿锁住了基德的腰,两只手探进了门户大开的上衣,腰部一用力就翻身压了上去。

 

淫'魔结束了那个湿'漉漉的吻,脱掉了上衣,夜色中他仿佛一只敏捷的猎豹,腰肢灵活,肌肉紧实,带着强大的威压和性张力。

那条尾巴利索地扯掉了他身下人的睡裤,接着耀武扬威地翘起来,在主人身后有节奏地左右晃动。

基德刚从那个色'情的吻中回过味来,他此刻如果是个卡通人物,脑袋上必然已经冒出了无数个心荡神驰的小泡泡。

那条尾巴晃得他所有的顽固和尊严都水银泻地,只能四肢大敞,视死如归地宣布道:“搞吧。”

淫'魔从善如流。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