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ALL沈九】万世太平之前的宫廷秘史

·我和我的白雪公主paro终于对沈九下手了

·狂傲仙魔途原著向(?),并看不出来有谈什么恋爱的all九

·烂尾,非常非常雷,无论我标不标注all九都会被打,请各位不要认真

·我个人还是觉得挺虐的



——序章——

“我等了你很久,”他两眼空洞洞的,嘴角像是被钩子刮开一般带着血淋淋的笑意,“可你为什么还要来呢?”

“……是我对不起你。”

“听说你结过婚了?”

“这个……算是吧,不过小九——”

“行啊,岳…清源,你想娶我,可以。”仿佛春风吹化冰水,他的笑容柔和起来,可那两汪潭水般的眼睛里分明浸着满满的怨毒,“等你的皇后死了。等他死了,我就和你走。”



——1——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一切都还尚未开始,也并不能看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局的时候,有一位皇后。

是的,非同寻常地,我们今天的故事要从皇后,而不是公主讲起。

可是很多人都忘记了,邪恶的皇后都曾是公主,所以说到底,这还是一个关于公主病的故事。


这位皇后出身贫寒,与其说曾经是个公主,倒不如说是个有着公主脾性的灰姑娘。皇后姓沈,闺名单字一个九,成婚后更名为沈清秋。

这位娶他的国王也是贫寒出身,因为为人谦和温顺,而且天资聪颖,故被老国王收为徒弟又招作了驸马,老国王身后无子,就把国家托付给了他。这位从要饭小子一跃成为乘龙快婿,又登上王位的幸运儿在原配妻子死后,迅速再娶了自己的青梅竹马,也就是我们的新皇后,沈九。


据说沈九是不愿嫁他的,可王宫毕竟有着数不胜数的锦衣玉食,不吃白不吃,不穿白不穿,于是他终究答应了国王的求婚,只是不许国王再称呼他的闺名。

二人成婚后感情并不融洽,国王对皇后百般容忍千般关怀,但皇后却始终对国王冷眼相看,答话也总是冷冷的,仿佛他娶回来的不是皇后,而是个债主。但仆人们确实也总是说,国王似乎真的欠了皇后好大一笔账,还弄丢了已经还钱的票据,到底是怎么赔,都赔不清的了。



——2——

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原配妻子是怎么死的呢?

这是一个未解之谜。

官方对外宣称的是,先皇后独自在卧房里做高难度瑜伽时扭断了脖子。

可许多人都悄悄传说,当时现任皇后也在那个卧房里。


据说两位皇后曾一起参加过几次瑜伽大赛,先皇后每每拔得头筹,现任皇后只能饮泣银牌。有人说他们惺惺相惜,也有人说沈九早已经咬碎了一口银牙,恨毒了这个在爱情和事业上都压自己一头的对手。

国王也发布命令让人不许再提这件事,只是某次在他独自醉后,有仆人悄悄听到国王喃喃自语些什么“当然还是选择原谅他”。


但未解之谜终究是未解之谜。

所以哪怕你已经阅读了序章里的对话,也只能稍稍那么断言,这件事情或多或少也许和现任皇后有那么一点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现任皇后并不辩解,看上去也毫不在乎。



——3——

像所有的第二任皇后一样,沈清秋在结婚的同时,也成为了一位继母。

这位公主的生母按理说应当是先皇后,不过这暂时不重要。他姓洛不姓岳,这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他好像有过一段悲惨的童年,来到皇宫时浑身脏兮兮的,却还是一张满怀希冀的笑脸。

也许正是因此,我们尊贵的皇后非常不喜欢他。不知是不喜欢他脏兮兮,还是不喜欢那张笑脸。可这些都真的不重要。


我们只要知道这位公主长得极其漂亮,肤白胜雪,眉目发光,口若点樱,一头乌发强韧又有弹性,流出的泪水仿佛钻石一样剔透。

而且他还很聪明,女红刺绣在全国的少女里拔尖,宫廷礼仪让最严厉的贵妇人都挑不出错,各国语言说得比使臣还顺溜,吹拉弹唱让宫廷最好的乐师感动流泪,骑上马儿就能跑赢最出色的骑士。

皇后站在塔楼的窗后,冷冷地俯视着在马场纵马欢笑的公主,掰断了手中的扇子。


国王总是苦恼地说,什么人都可以不开心,但他的皇后怎么能不开心呢?

但他的皇后就是不开心。




——4——

于是沈清秋开始尽职尽责地虐待洛公主,包括把茶水倒在洛公主的头发上,偷偷在他睡觉的时候打开房间的窗子让冷风吹进来,授意自己的仆从羞辱公主,给公主读假的宫廷礼仪课本。

据说是公主生母给他留下的一条项链,也在某一日不知所踪。


然后这些都收效甚微——茶水将公主的秀发滋润得更加柔顺,冷风提高了公主的免疫力,仆从每次都被公主耍得团团转,他读着假的礼仪课本,却将屈膝礼学得有模有样。

然而只有那条项链,不知丢到了哪里去,再也找不见了。



母不慈子却孝,无论皇后如何对他,公主对皇后依然恭敬有加。但如果有人翻开被公主锁在抽屉深处的日记,却能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且待有朝一日”,不知是什么意思。

国王极其偶尔会觉得,自己的皇后和公主,虽然没有血脉相连,却总在某些瞬间,有种微妙的相像。



洛公主年龄越来越大,也出落得越来越标致。每次宫廷舞会,总是有许多邻国的王子或者年龄相仿的贵族子弟围在他身边,和他谈剑术骑术谈得热络。

同龄的女孩子也很喜欢洛公主,因为他既能分得清她们口脂的色号,也懂得她们那些微妙的小情绪。


可是没有人喜欢与沈皇后交往,除了深情一如既往的国王,不过皇后似乎也并不在乎,他甚至都不爱出席那些宴会,仿佛很清高的样子,连那些不好听的流言碎语也不理会。

洛公主有时会义正言辞又极其得体地替自己的继母说好话,但这些话传到沈皇后的耳朵里,却惹得他愈发不高兴了。




——5——

“母后,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你闭嘴,跟我走就行。”

“我们在森林里走了这么久,不会找不见回去的路吗?”

“……我知道回去的路。”

“母后知道的话,儿臣就放心了。”


沈皇后和洛公主二人一前一后穿行在阴森的森林里,树影婆娑,几乎看不见太阳。这片森林是骑士们常常追捕猎物的地方,公主们也经常挎着篮子来这里采蘑菇,然而在森林的深处,有一个断崖,只要不小心掉下去,就再也没有可能回到王宫了。

在这个故事里猎人不知所踪,大概是因为沈皇后一直独来独往,没有可以信任的心腹。

也或许是因为洛公主这件事需要尤为慎重。




沈皇后带公主来到断崖边。

他们在不见天日森林中走了很久,现在来到崖边倒有些豁然开朗的意思,已经要到傍晚了。


洛公主不再说话,他也收起了那副乖孩子的面相,只是看着皇后。

沈皇后却不看他。

远远地太阳从漫无边际的一片灰绿尽头,晚霞把天际染得血红,竟然有些悲壮的意思。

空中看不见一只归鸟。




——6——

公主在去森林采花的时候失踪,大概是失足掉下了悬崖。

这真是一个男默女泪的消息。

然而国王虽然沉默,皇后却不流泪。

他只是展开扇子怡然自得地扇着,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人们纷纷说,沈清秋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小人。




——7——

当然了,洛公主没有死。

他像所有的白雪公主paro的主角一样,遇到了小矮人们。

只不过他的小矮人稍微有点多,而且性别很是单一。

这些小矮人中有人常年戴着面纱,身份贵为先皇后的妹妹。

有人不怎么喜欢好好穿衣服,红纱裹身,还总是光着脚在荆棘丛生的森林里奔跑。

还有三胞胎,仿佛三朵蓝铃花一样娇俏美丽。


总之有很多很多,而且越来越多,多到数不胜数,多到小矮人们不能住在小木屋里,而是成立一个居民区,三宫六院,等级森严,人来人往,甚是壮观。

这个居民区里也住着少数几位男性,其中一位是个来自极寒之地的番邦王子,据说有一日他突然就出现在了这里,也时常消失不见踪影。他身边有时跟着一位猎人打扮的年轻人,缩手缩脚,拖着鼻涕。


也许是因为这些住户太吵闹,这一区域的上空常年笼罩着诡异的黑色迷雾,看上去更像一个反派的背景图片,而非一位公主的背景图片。




——8——

而在皇宫这一边,沈清秋承担起了作为一个反派的职责。

但他没有一面魔镜,也似乎并不需要一面魔镜。他不知怎地就心知肚明洛公主没有死,开始从容不迫地准备起用来毒害他的东西。

啊我每次都非常喜欢白雪公主paro的这一段。



第一件是一本假的宫廷美容秘方,用了这秘方之后面部会逐渐溃烂。

洛公主从快递员手里接过秘方,微微一笑——他的脸皮堪比铜墙铁壁,这本秘方即使用了,也无法造成丝毫损伤。

第二件是洛公主在皇宫时用的佩剑,佩剑已经碎成一片一片,淬了剧毒,只要一碰就会毙命。

洛公主从快递员手中接过放碎片的盒子,微微一笑,直接丢掉——他已经有了新的佩剑,告别了少女时代的配色和设计,尽显成熟女人的风韵。



第三件是一条样式简单朴素的项链,只有一枚小小的玉坠。

洛公主沉默良久,冷笑三声,却还是收下了它。


项链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天命难违,洛公主还是一睡不醒了。



——9——

“无间森林里的悬崖下真是怪事连连。”

“怎么讲?”

“几年前咱们公主失踪了,后来又起了那些黑雾,下面还总是能隐约听见好多女人的哭声笑声!”

“这不都是老生常谈了?”

“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

“据说现在下面又长了好多竹子,上面还斑斑点点的,跟有人哭过似的。”

“你那没文化,那叫湘妃竹!”


洛公主的琉璃棺材就在竹林的最中央,他手里紧握着那枚玉坠项链,躺在七彩的花瓣之间。假的宫廷美容秘方被他枕在脑后,脚下还放着用布包裹起来的碎剑。

他像是再睡也像是死了,不过更像是在等待什么人。



话说回来,沈皇后最喜欢的景致就是竹林。这几日沈皇后连夜都梦见竹林,也还梦见了一些旧事,听说这里有一片新生长起来的竹林,沉思片刻便决定独自前往观赏。

独自前往观赏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但世事难料,他偏偏脚下一滑摔进了琉璃棺材里,刮掉了洛公主手里的玉佛。


竹叶簌簌,晚风习习,然后寂静无声。




——10——

皇后失踪了。

国王愁得一夜白了头,派人马各处寻找,却毫无消息。

后来国王收了一份快递。


很久之后,仆人们回想起来那天傍晚,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偌大的宫殿里寂静无声,国王颤抖着双手合上快递的盖子,将手里的信捏成一团。

谁都没见过国王那样的表情。

那也是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



——尾声——

不幸中的万幸,在国家因为失去了国王而惶惶不可终日之时,失踪已久的洛公主重新出现,继承了王位,接管了大局。

他带回了许多人,空荡荡的宫殿显得不那么寂静了。

他还带回了很多物种,丰富了国家的生物多样性。

他对外征战,百战百胜,扩大了国家的疆域,一统天下。

自此之后,万世太平。



——END——


评论(28)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