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魔道祖师】即事已如梦



    这是个小镇子,地处也有些偏僻,但好在傍着山依着湖,风景算好,民风也朴实。已经是盛夏,天气燥热,直到夕阳西下时,傍晚的风才稍微带来一点凉意。

    街道上的小饭馆和茶铺热闹起来,小孩子们趁着被喊回家吃饭之前,抓紧时间再玩一个时辰。

    街角七八个幼童挤在一块,提着三两木剑,仿佛正商量着什么。



    “那么,这次还是叫小清哥哥扮含光君吧!”

    “好呀好呀!”

    “凭什么回回都叫他扮,好不公平!”  

    出言反驳的是一个细眉细眼的小孩,他瘦巴巴的,但一身白衣倒是干净整齐,额上还系了白布条,俨然是为了这个角色做好了准备。

    “你别瞎掺和啦,哪里有衣服打补丁的含光君?”

    “再说,你剑也耍得没有小清哥哥好!”

    “可是我——”

    “长得也没有小清哥哥高。”

    “让你演苏涉已经算是不错啦!你还这个不愿意那个不愿意的。”

    “我才不稀罕——”

    “就属你毛病多!再吵就不带你玩啦!”

    孩子们争辩中把他推来搡去,他站得直直的,只是低头把衣服上的补丁捂住,不说话了。这孩子家境仿佛不太好,衣服的料子也是粗陋的。



    “好啦,你们不要欺负人了。”

    说话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她放下买菜的篮子,理理裙子坐在一边的台阶上。小男孩们见了她,纷纷不再吵,乖巧地叫了几声绵绵姐。刚刚委屈得不行的小孩子被她拉到身边揉了揉头发,也收起了在眼眶打转的眼泪。

    绵绵年纪虽长,却和他们很亲近的样子,问起孩子们在玩什么。


    “我们在演夷陵老祖大战金光瑶!”

    “不对不对,明明是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解赤锋尊分尸之谜,顺便揭露金光瑶的奸计的!”

    “还有江宗主一路追捕夷陵老祖,最终和他们合力抓住金光瑶后,又叫夷陵老祖跑掉啦!”

    “说好了还要演之后封棺大典的!绵绵姐,这回我要演聂宗主啦!”



    绵绵姑娘笑眯眯地听他们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介绍谁扮演谁,剧情要怎么发展,时不时还应景地提几个问题。

    “你是聂宗主呀?那阿珩演什么呢?”

    “阿珩演的是泽芜君!”

    “其实我也不太想演泽芜君的,”被叫做阿珩的孩子眉清目秀,却不太高兴地发话,“他太没用啦,一直都在被骗,后来又天天闭关,演他可没劲啦。”

    “姑苏蓝氏很厉害嘛,而且是一宗之主,不是挺好的?”

    “可是——哎,我来演聂宗主,你来演蓝宗主好不好?”

    “才不要!”那孩子一副生怕角色被抢走的样子,“我还要主持封棺大典呢,之后还能主持重修瞭望台的事务,比你们一直闭关要好玩多啦!”

    “今天根本演不到那么后面,你就让我一次嘛——”


    “你还知道聂宗主主持重修瞭望台的事呐?”绵绵姑娘看他们打打闹闹,噗嗤笑了出来,“那是大前年的事吧,你阿娘给你讲的?”

    “我爹给我讲的!我爹说,他当时可是亲眼看见聂家的人来咱们镇上,去看那个荒废了的据点,又安排人手整修了呢!”小孩子讲得一脸骄傲,“绵绵姐去没去看过?”

    “那可轮不上我去,不过,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倒是见过瞭望台出手铲除邪祟。”

    “真的!他们像绵绵姐的阿娘一样厉害吗?”

    “我那时也小,记不清啦,”她抚了抚耳边的头发,“对了,我倒是忘问了,金光瑶是你们哪个来演?”



    孩子们面面相觑。他们这出戏里,金光瑶可是个再重要不过的反派,哪里都少不了他。然而他又有太多难看的戏份,而且结局也是悲惨透顶,因此谁也不愿意演,竟是把这回事浑忘了。

    “谁愿意扮他呀,”演聂宗主的孩子开了口,“我爹都说了,金光瑶是个再卑劣不过的小人了。”

    “而且还要杀掉自己的夫人……”

    “什么夫人呀,那是他妹妹——呸!真恶心!”

    “还有还有,他还把他自己的爹和儿子都杀掉了呢!”

    “泽芜君那么仁慈的人,都叫他骗得团团转!”

    孩子们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征讨其金光瑶来,木剑也气势汹汹地挥舞起来。

    “他还用建瞭望台赚来的钱在金鳞台上养了好多妃子,”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嗓门最大,说话也煞有其事的,“而且他的一件衣服、一顿饭都要花好多好多搜刮来的钱呢。我还听爹说,谁不听他的话就会被他拖到密室里杀死。”



    绵绵姑娘想了想,没说什么,只是又问:“那没人演他,你们岂不是没法开场啦?”

    孩子们纷纷现出为难的样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出话了。


    她又笑了起来,从篮子里找出一小包糖果,分给他们吃。小孩子纷纷忘记了这场家家酒难以开场的烦恼,叽叽喳喳地谢谢绵绵姐姐。

    “时候也不早啦,别忘了早点回家吃饭,别叫你们娘亲等急了。”



    距离夷陵老祖重现于世,继而金家前任宗主金光瑶去世,清河聂氏主持封棺大典,已经过了七年有余。

    七年以来,风平浪静,无事发生。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