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眼圈小杰

我是绝不会去你的葬礼的

【曦瑶】关于海陆和平的一次有益尝试(海的女儿paro)

WARNING:

·金光瑶中心,小美人鱼paro,曦瑶,但也和瑶妹身边的一些男人有关

·防止阅读懵逼事先说下设定:皇家蓝氏,海军聂氏,渔村江氏,人鱼金氏,海妖温氏

·梗非常之冷,时间线和原著有偏差

·就当我是个金光瑶毒唯好了

·含少量轩离





              《关于海陆和平的一次有益尝试》


                              ——1——

    在海的远处,水并不怎么蓝,不像是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

    同时它也不怎么清,特别是阴雨天时,水流卷起泥沙,海水便浑浊似老人的眼睛。

    然而大海很深很深,除了巡航导弹和鱼雷外,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


    在海底,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其中最美的是一种被称为金星雪浪的海葵生物,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似活了起来。

    在这片金星雪浪养殖基地的中心,有一座用珊瑚、琥珀和珍珠砌成的城堡,极尽奢靡华丽。这里就是海底居民的王城,被称做金鳞台——记住,是鱼鳞的鳞,不是麒麟的麟。



                             ——2——

    王城里居住着许多人鱼,管理家务的是海王的正妻。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对于自己高贵的出身感到不可一世,尾巴上总是戴着一打牡蛎,以显示自己的尊贵身份。

    而她的儿子,金子轩王子,则常年戴着两打牡蛎。

    不沉吗王子?


    相比之下,海底的另一位王子则朴素得多,一头乌发柔顺地飘在脑后,眼睛黑白分明,尾巴和其他雄性人鱼比起来略为娇小。

    此刻,他看上去有些心事。

    这条有心事的人鱼叫做金光瑶。


    金光瑶虽有心事,却还是亲切地问候了兄长,夸赞了他华丽的装扮,也关心了这二十四只牡蛎是否有些过于沉重。

    金子轩王子似乎并不觉得沉重,可他脸上却现出沉思的模样来。



                             ——3——

    昨日傍晚金子轩浮出水面透气,夕阳将海面映成金光粼粼的酒红色,他的鱼尾也被夕阳镀上了金屑般闪闪发光。

    在这样美丽而优雅的时刻,他偶遇了一位赶海的姑娘。这位姑娘相貌平平,却企图摘取他尾巴上的牡蛎熬汤喝,他高贵的灵魂被深深地冒犯到了。


    “我金子轩对天发誓:我就算死!被鱼叉捅死,被鱼雷炸死,也不会和这种粗鄙之人扯上关系!”

    金子轩王子恨恨地想着,丝毫不知道日后,他就会陪着姑娘坐在礁石上,捧着一碗奶油牡蛎汤,红着脸夸赞道:

    “真香。”



                              ——4——

    金鳞台里有片美丽的海底花园,每位人鱼公主或王子都有着自己的一小块花坛,可以随意布置和栽种。有的人鱼用珊瑚和贝壳把花坛装点得精致美丽,有的人鱼栽种了许多金星雪浪。

    可是金光瑶的花坛里却仅仅树立着一尊白玉观音,下面不知道埋藏着什么。


    还有一方园地,特批给了一条被金家招揽的野生小人鱼。这块园地很乱,杂物堆得到处都是,有人类的捕鱼网、沉到海底的锚、甚至还有沾着可疑血迹的鱼叉。

    金光瑶心事重重地游过时,正好看见那条长着章鱼尾巴的人鱼在专心致志地摆弄着几块鱼雷碎片,企图拼凑出它的原貌。它见金光瑶经过,高兴地用一只触手卷起一枚碎片,唱道:

    “Look at this stuff, isn't it neat?🎵” 注1

    金光瑶听不懂野生人鱼的鸟语,只能假笑着点点头:

    “挺腻的,挺腻的,你辛苦了。”



注1:迪士尼动画电影《小美人鱼1》里爱丽尔整理捡拾到的人类物品时所唱的歌,爱丽尔的代表曲目。



                           ——5——

    自古以来,人类和人鱼之间从不缺少猜疑和争端。在漫长的历史上,双方还算实力均衡,能够分庭抗礼,也因此相安无事。

    然而自从一位人类渔民自主研发出了巡航导弹和新型鱼雷,这种平衡就被打破了。

    虽然该渔民声称,自己研发武器的初衷是为了对付海妖——人类和人鱼共同的敌人,但由于人类渔民不肯交出核心科技,人鱼还是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于是便开始招揽门客,引进鱼才,同步研制武器。

    金家招揽这位野鱼,便是为了研制海对陆巡航导弹。


    然而冷战和军'备竞赛终究不是法子,海王近期似乎也打算以政治联姻展开对陆交流。

    可金光瑶并不认为这是长久之计。



                            ——6——

    金光瑶和其他只知道谈恋爱的人鱼(以及打着政治联姻旗号,实则还是在谈恋爱的人鱼)并不一样,他是一条有政治理想的人鱼。

    今天一早,他觐见海王,提出了与人类合作,在海岸线上修筑灯塔的计划。

    在他的计划里,如果在偏远贫瘠的海岸线上修筑起用作瞭望的灯塔,人类和人鱼都派遣士兵驻守,一来可以及时发现海难,施以援手;二来如若遇到海妖作怪,双方也能够合作抗敌,保护一方海域平安;三来,结成这等朕战略共同体,更有利于海陆的文化科技交流。可谓一举三得。


    海王:没预算,不批。


    于是此刻金光瑶在花园里心事重重地游来游去。

    蓦然间,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人类王子的面孔。    



                            ——7——

    在金光瑶还是孟瑶的时候,他曾救助过一位落水的人类王子。

    人类王子所乘的船只在风暴中遭受到了海妖的攻击,他在浪涛中托住了王子的身体,躲开海妖的追踪,将王子送上岸去。

    后来海军将领的弟弟发现了昏迷的王子,将其护送回宫。


    躲在石头后面的孟瑶失望地撇撇嘴,好不容易促成的人情竟叫他人捡去,怎能不憋气。

    然而王子实在是相貌英俊,气质温柔,在人民中人气极高,还是个难得的和平主义者,孟瑶心里对他很有好感。


    王子名叫蓝曦臣,我想大家应当都清楚了。

    而此刻,金光瑶回想起这位王子,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作为一位人类王妃来施行政治理想,也许会比作为一个不受宠的人鱼王子来得更容易。

    他甚至可以借此良机,得到传说中不灭的灵魂。



                             ——8——

    金光瑶幼时,母亲曾把他揽在怀里,将一枚珍珠扣子拿给他看。

    母亲的侧脸温婉,鱼尾曼妙,她那天似乎心情很好,柔声给孩子讲述关于灵魂的传说。

    “阿瑶,你知道吗,如果你遇到一个人类,他把你当做最亲切的人,把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一个灵魂。有了灵魂,你就能够永远不灭,即使死亡也不会变成泡沫。”


    他知道母亲时而会沉浸在这样的浪漫幻想里,不过关于灵魂的传说确实古而有之,甚至有文献可以考证。

    不过母亲爱上的并不是人类,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忠诚和爱情。


    金光瑶也并不盼望这个。

    他是一条有政治理想的人鱼,绝不会被情爱迷了心窍。

    加粗强调。



                            ——9——

    海巫的宫殿由死人的白骨砌成,四周栽种着巨大的珊瑚虫,依稀可见被珊瑚虫捉住并扼死的人鱼尸体。这等阴森恐怖的气氛下,金光瑶面色不改,摆动鱼尾游进了大门。

    他要和海巫做一桩交易。


    海巫是海妖之首,据传已有数百岁,但面容仍旧年轻,体态矫健。

    这些年来海妖作乱,海陆居民皆不堪其扰,却又无能为力。


    “温前辈于我有提携之恩,阿瑶永志难忘,此刻我也不和您兜圈子。”

    金光瑶温驯地伏在海巫的宝座下,言辞恳切。

    “如若您能赐我一双人类的腿,助我混入人类的宫殿,寻得容身之地,我便可以从内部瓦解人类的武装,为您未来的基业扩张献一份薄力。”


    海巫伸出一只手,摩挲着跪伏在座下的人鱼的下巴,似是不太相信他说的话。但还是派人取来了一瓶灵药。



                              ——10——

    “你要记住,一旦你获得了人类的形体,就再也不能变回人鱼了。”

    “阿瑶明白。”

    “假如你得不到人类王子的爱,如果你不能使他为了你可以抛开家族大业,全心全意待你,你就无法得到所谓不灭的灵魂,而会变成水上的泡沫。”

    “……阿瑶明白。”

    金光瑶并没有觉得这很难,他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区区一个王子嘛,不算什么。



    “另外,变成人类会很痛苦,你每走一步,都会像踩在刀尖上一样。”

    金光瑶点头,心里却很不屑。

    ——这点皮肉之痛又算得了什么呢?比这难受千百遍的我也早已尝过了。



    海巫想了想,又补充道:“但你还是要象征性地给我一点微小的酬劳,我就再拿走你十厘米的身高作为报酬吧。”

    体长一米八的娇小人鱼金光瑶:等等??



    “不必担心,没了高大的身材,你还有动听的声音呀,”海巫兴味盎然地劝他,“你还有轻盈的步子和富于表情的眼睛呀。有了这些东西,你很容易就能迷住一个男人的心了。”注2

    “……既然温前辈都这么说,那就这样办吧。”



注2:《海的女儿》原句搬运



                          ——11——

    金光瑶的政治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接下来的剧情我们都很熟悉,他变成了一个清俊的青年男子,被王子带回了宫殿。

    很快,金光瑶就凭借个人魅力征服了许多人。


    当然,在他扩张势力的时候,也遇到了不少阻碍。这种时候,他就会将政敌骗到海边,再推下去。他的小野人鱼朋友会发出叽叽嘎嘎的笑声,把落水的人类拖进深海,用作新一轮科研的材料。

    对于这些人类的莫名消失,人们都归罪于海妖作祟,没有任何人怀疑到这位可亲可敬的青年男子身上。



    而蓝曦臣王子则和金光瑶情谊日益深厚,二人时常形影不离,登山远足、骑马射箭、煮酒论茶,不亦乐乎。

    自然,每走一步,金光瑶都仿佛踩在刀尖上一样痛苦,人们有时甚至看见血液从金光瑶的足部流淌出来,可他却毫不在意,仍与王子谈笑风生。



    顺便一提,担任着海妖和人类双重卧底的金光瑶,终于有一天促进了人类和人鱼联手,把海妖给剿灭了。

    在这一过程中,那位渔民所发明的巡航导弹和鱼雷也发挥了显著的作用。



    在出航剿灭海妖时,金光瑶倚在船栏上俯瞰海面,他能隐隐看到海面下泛白的人影,那是他身为人鱼时曾经的手下。此刻仍旧忠心耿耿地跟随于他。

    蓝曦臣以为他是晕船,走过来陪他聊天,那海面下泛白的人影就倏忽不见了,偶尔瞥见的人也会以为那只是海水激起的泡沫罢了。


    王子和金光瑶谈论着海洋,谈论着海的风暴和海的平静,谈论着渔夫们所见到的奇奇怪怪的鱼和珊瑚。

    对于这类谈话,金光瑶只是微微笑着,因为关于海底的事情他比谁都知道的清楚。



                           ——12——

    然而,虽然大家都喜欢金光瑶,可还是有一个人不喜欢他。

    这个人就是海军将领聂明玦。

    聂氏世世代代担任王国的海军,以骁勇善战著称。聂明玦有一次目睹了金光瑶借野生人鱼之手处理政敌的手段,因此对他深怀戒备。

    然后金光瑶就唱歌把他的船唱沉了。


    传说中人鱼会唱歌迷惑水手,于是聂明玦出航的船消失在了迷雾中,继而沉入海底。

    总之海军将领聂明玦出航时不幸葬身海底,聂氏由其弟弟继承,从此海军力量大减,金光瑶也日益风头无两。


    海妖剿灭后,人类和人鱼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人鱼王子和渔霸江氏嫡女的政治联姻也得以进行。

    然而这种虚假的和平很快被一场意外打破了。

    之后巡航导弹和鱼雷等高精尖武器被封禁,人们也对过去闭口不提。


    剧情过得很快,是不是?

    接下来更快。



                           ——13——

    后来啊,金光瑶顶着一张笑脸,周旋在人类和人鱼之间,用了足足五年,软硬兼施,用尽手段,和无数人结了盟,也和无数人翻了脸,最终硬生生是促成了两族人民的第二次合作,建成了一千二百余座灯塔,分布在海岸线上。

    自此之后,和平持续了数年。



    这些年,王子一直陪伴在他身边,支持着他的政治举措,为他保驾护航。

    只不过王子始终没有将他接纳为王妃。

    金光瑶有时苦恼,甚至深深地怀疑——


    这王子怕不是个直的?



                          ——14——

    后来啊,后来。

    后来有人一封匿名信揭发了他这些年的恶行。

    他本想远渡东瀛,可最终被堵在了逃亡的船只上。


    当初被他杀死的聂将军化作水鬼前来复仇,一对儿渔夫侠侣也前来伸张正义,从未被他重视过的聂氏幼子不知何时已经长大,眼睛里幽暗地燃烧着快意的火焰。

    王子满面伤感地站在他的对立面,哀戚而不信任地望着他。



    金光瑶独自站在船头,海天相接处有一丝淡淡的浅白——晨曦就快出现了。

    他忽然想起来多年前有人对他说的话。


    “……他把你当做最亲切的人,把全部的思想和爱情都放在你身上,答应现在和将来永远对你忠诚的时候……”

    “……如果你不能使他为了你可以抛开家族大业,全心全意待你……”

    “……有了灵魂,你就能够永远不灭……”

    “……你就无法得到所谓不灭的灵魂,而会变成水上的泡沫。”



    他笑了。



                          ——15——

    危难之际,突然有一条人鱼跃出海面,攀上船缘,挣扎着递给金光瑶一把匕首。

    金光瑶认出那是跟随他多年的人鱼部下,可对方此时已经失去了一头漆黑的长发。

    “公子,你把这把刀子拿去吧!在太阳没有出来之前,你把它插进王子的心里,让他的热血流到你脚上,你就可以恢复人鱼的原形——!”

    人鱼没有说完,便被暴走的水鬼一掌洞穿了胸膛。他发出了一个奇怪的、深沉的叹息,便无声地落入了波涛里。



    金光瑶握着匕首,避开水鬼的巨掌,冲向了王子。

    开什么玩笑,他是一条有政治理想的人鱼,绝不会被情爱迷了心窍。




    最终他红着眼睛把匕首远远地向浪花里扔去。

    匕首沉下的地方,浪花发出一道红光,好像有许多血滴溅出了水面。

    水鬼扼住了他的喉咙,响起恐怖的咯啦声。



                           ——16——

    他的尸体最终和水鬼一起落入了巨大的海沟中。

    太阳升起来了,柔和而温暖地照在海面一些冰冷的泡沫上。

    一切万籁俱静。


    空气中只剩下金光瑶啪啪啪打脸的声音。



                             ——17——

    和传统的故事不同,金光瑶最终没有获得凡人的爱情,也没能够以善良的行为感动神明,因此无法得到不灭的灵魂。

    历史上记载下的也都是他的恶行,他在海沟深处化为了泡沫,再也不知所踪。    


    然而这终究是面向海陆和平的一次有益的尝试。

    至少那一千二百余座灯塔至今仍旧矗立在海岸线上,庇护着多方平安。



                         ——END——




【一些设定和剧情补完】

1. 金光瑶死后,蓝曦臣王子为了稳固军事力量,和聂怀桑结成了伴侣。聂怀桑后来以王妃兼海军将领的双重身份摄政,将灯塔的政举坚持了下去,之后海陆之间维持了至少百年的和平。王子虽然结婚了,但直到他晚年,还是时常眺望着大海,不知在想些什么。


2. 小野人鱼名叫薛洋,是一条下半身为八爪鱼状态的杂种人鱼。有段时间,他很喜欢到海面上兴风作浪,造成了很多海难,还和聂明玦交过几次手。不过每次都会逃脱追捕,并自豪地大喊:“Ladies and gentlemen, you will always remember this day, as the day that you’ve almost caught the Great Xue Yang!”不过由于是英文,所以没人听得懂。

    后来他脱离了金氏,自己游荡去了,不过偶尔会回到金鳞台的花园,后来也没再来了。野生人鱼的园地也空了,只摆放着一具人类的骨架,洁白得莹莹发光,不知是何年何月被小野人鱼拖下海洋溺死,又摆放在这里的。


3. 人类和人鱼和平关系的破裂是由于深受爱戴的金子轩王子的死亡。据说,是江氏的某渔民在试验新型自动鱼叉时没有控制好设备终端,武器暴走,被误杀了。江氏渔村的村长也因此和该渔民决裂。


4. 金光瑶的鱼人下属叫什么名字我就不提了,反正大家也不会记得他。他割掉了自己的长发,对金光瑶说,自己以此为代价,向海巫换取了匕首。然而那个时候海妖已经被清缴了,他又从何与海巫做这种交易呢?

    事实的真相是,早在金光瑶决定做人的时候,这位下属就偷偷前往海巫处,做了这份交易。

    他在最早的最初,就为自己的主子想好了最后的退路。

(实际这只是一个剧情bug,我强行解释一下)


5. 8102年了!!!我还在这里写这种傻逼梗!!!请大家骂醒我吧!



【all瑶】一个公主,几个小矮人,一个骑士和两位王子的故事

不是文,只能算残疾的脑洞

只有写这种东西我能噼里啪啦写到快5k

因剧情需要所以时间线并不对

涉及人物是金光瑶和金光瑶的男朋友们:蓝大聂大、苏涉、洋洋、玄羽、聂二

还有不是他男朋友的金子轩

我爱金子轩,他是浊世里的一股清流

——————————————————————————

——————————————————————————



 

——1——

那是一个雪夜。

云梦的冬天罕见下雪,但那夜确实轻轻薄薄地落了一地的淡白。天色已经很晚了,就连最热闹的烟花酒巷都安静了下来,只偶尔从某间亮着暧昧暖灯的窗子里飘出丝竹声和低低的笑语。

在某间未亮着灯的窗后,一名年轻女子独自立着看雪。她面容清秀却显出疲色,一只手护在高高隆起的腹部,另一只手探出窗去,仿佛想要碰一碰那坠落的雪花。

 

 

“儿,你看这雪,多白多软,像不像牡丹的花瓣?”

女人抚着肚子低语,接着她想了想,将食指上因缝补而受的针伤捏裂,一滴殷红的血垂落指尖,她将它滴在窗台上的积雪上。

“启智明志,朱光耀世——这朱砂你迟早要点,这教诲可要早早记住。”

她仰起脸,望向天边那轮黯淡模糊的月亮,目光温柔似水。

 




 

——2——

可是我无法用这种文风写下去了。

所以让我们来讲一讲这个看了开头就知道明显是白雪公主paro的故事。

 

不久后孟诗产下一子,取名孟瑶,盼其一日能认祖归宗,成就一番大业,便竭尽全力悉心教导。孟瑶天资伶俐,但可奈何母子二人身份低贱,常常受人欺辱。

后孟诗撒手人寰,孟瑶多次辗转,历经数重磨难,终于得以认祖归宗,改名为金光瑶,点上了启智朱砂,换上了金星雪浪,成为了兰陵金氏的一名公主。

咦。

之所以是公主,是因为剧情需要,和叫起来有趣罢了,不必过分在意。

 


兰陵金氏同时还有金子轩轩公主,金子勋勋格格。后者在这个脸不排进世家子弟前十都不敢开口讲话的世界里长相实属一般,我们就不提了。而前者,嫡出的轩公主则是个貌美如花,性格高傲,一颗莲子放在九十九层被褥下都能感受出来的真·公主。


他的故事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我只能透露一点,金子轩被放进的并不是豌豆公主paro,而是睡美人paro。

但这个睡美人是在有过真爱之吻,并且成家生子之后才惨遭的横祸。

而且他再也没有醒来。

 


我们还是回到瑶公主这条线。

这瑶公主长得颇像母亲,眉眼温和聪慧,脸庞白净秀气,性子机灵又懂得讨喜。可兰陵金氏的主母,这里的皇后金夫人并不喜欢这个丈夫私生的公主,常常在他身上大发脾气。

 


因为剧情需要稍微黑化一下金夫人。

另外还有魔镜这么一回事。

金夫人因为担当了邪恶后母这个角色,所以她有一面宝镜。

那镜子是一面仙门宝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有一日,金夫人在屋内对着她的镜子讲话。她先是例行查问了一下金光善也就是兰陵金氏国王的行踪,发现她丈夫仍旧在寻花问柳,气得七窍生烟。

喝过几盏热茶,又把金光瑶叫过来责骂了一番后,才好容易平复下来。

 

“宝镜,宝镜,谁是兰陵金氏下一任家主?”

这个问题她问过好多遍,每次映出的都是她心爱的轩公主的身影,可这回镜面一闪,一张笑脸浮现出来。

那张面孔白面翠眉,眼瞳黑白分明,神色温和可亲,正是瑶公主的身影。

金夫人手中的茶盏落地,摔得粉碎。

 

 




——3——

“苏公子,此行还麻烦你多照拂了。”

瑶公主骑在一匹毛色洁白的马上,向身边同样骑马前行的男子客气道。

“…………能为公主尽力,是苏某的荣幸。”

 

二人穿行在树林中,一人神色从容,一人紧张得快把缰绳揉碎。

我们很容易看出,这是妒火烧心的皇后叫猎人杀掉公主的一段剧情,只不过该紧张的人并不紧张,不该那么紧张的人偏偏紧张得要死罢了。


在这里扮演猎人的叫苏涉苏悯善,灵力和品貌俱是不错,可也俱不出挑。他向来倾心瑶公主的美貌和品性,而且与其说是倾心,不如说是抓心挠肝的暗恋。此行受金夫人之命要他铲除瑶公主,他内心苦楚不已,纠结万分。

苏涉一边因为命令而踌躇难安,一边因能与倾心之人并肩同骑而激动不已,面色忽红忽青,心里七上八下。再一抬头,发现金光瑶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脑内即刻炸开了一朵烟花。

苏涉还没反应过来,便发觉自己已经勒住马,拦在对方面前,

 


“公主您听我说,其实金夫人这次叫我出来是为了害您,可我实在倾心于您不能下手,我带您逃吧。”

咦。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瑶公主说:“好呀。”

苏涉两眼一黑,血直冲头顶。

 

 

哎呀瑶公主这么聪明,早就猜到了,他笑眯眯地伸手摸了摸苏涉的头,策马向林深处继续行进。


 

“悯善你带够钱了吧?”

“…………啊?哦。带够了。”

“那便好。”

 

 



——4——

 

行到日暮时分,他们见到了三座房子,这三座房子彼此之间风格格格不入。

最左边是一间设计精巧,讲求风水的宅子,门外还有着小小的园林,假山流水、奇花异草样样不缺。最右边是一间平凡的普通人家住的房屋,看上去温暖可亲。

中间是个像是孩童用漆黑的积木胡乱搭建的房子,院子里摆着许多铁笼,一股刺鼻的血腥气中混杂着糖果的甜味。

 


这一看就可疑得很,定是陷阱无误。

所以主人公一定要尽职尽责地到陷阱里去看一看。

 

“这四下也没有别的人家,我们就先在这儿歇下吧。”

“我扶公主下马。”

 


苏涉提出要在屋外守夜,以防有追兵或者什么猛兽。于是瑶公主便独自进入了最左边的宅子,敲门无人应,他便自作主张走了进去。

屋内摆着许多精巧的陈设和手把件,墙上的字画一见都是珍品。瑶公主欣赏了一阵后,给主人留了张打扰的字条放在桌子上,便在雕花的床铺上睡了。

 


好的,我们其实都知道这是小矮人聂怀桑的房子。

瑶公主和清河聂氏、姑苏蓝氏的两位年轻国王私交甚笃,而聂怀桑正是邻国清河氏的王弟。

这聂怀桑平日好吃懒做,玩物丧志,但品味不俗,自有一番志趣。但因为他哥哥,也就是清河氏族的国王盼弟成才,极恨他不把心思放在修炼这种正经行当上,于是怀桑寻了深山老林中的一块地,盖了间房子,作为避风港、藏宝阁和度假胜地。

怀桑白日里出门去镇上淘宝贝了,夜半才回来,总之他摸上床的时候发现床上有个人,当即吓得魂飞魄散。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哎?这不是……三哥?”

 


“呼!三哥你吓死我了。不过三哥你先答应我,不能告诉我大哥有这么个地方,他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的。”

“嘿嘿,三哥最好啦!……不过你跑到这里做什么?出什么事了吗?”

“……三哥你快躺着吧,都这么晚了也没处住,咱们凑合一宿罢。”

 

 

“三哥,上次我送你的那个玉石的小坠子,你可戴着吗?”

“我摸坠子,又没乱摸,三哥你躲什么嘛~”

 



——5——

第二日金光瑶一大早便出了门,苏涉早就在门外牵马候着。

“公主未休息好吗?”

“……无妨,我们走吧。”

 


他们在林子里骑了一天,可临近傍晚的时候,又绕回到了那三座房子处。

“……”

“……”

“……既然是迷路了,那也没有办法,再在这里留宿一夜吧。”

 

 

金光瑶这夜宿在了最右边的民房里。

这其实是小矮人莫玄羽的房子。

 

莫玄羽说起来还是金光瑶同父异母的弟弟,还差一点成为了正牌的羽公主。因为这个故事并不管时间线的合理性,所以他们是认识彼此的。

金光瑶一进门,就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不知在想什么的莫玄羽。那孩子抬起头,见了金光瑶站在面前,整个人都傻掉了,接着眼睛里全都是亮晶晶的不可置信。


“……瑶哥?真的是你吗?”

“……瑶哥,你能来,我好高兴好高兴的。”

“瑶哥,我想你想得紧,你既然来了,一定得多呆些时日,我可不放你走。”

 

 

一阵不知从哪来的风将金光瑶身后的门吹上。

砰。

 

 


——6——

第三日金光瑶直到艳阳高照的中午才脱身出了门,他领口的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颗,笑容有些虚浮。

“苏公子,我们快走吧。”

 

因为三个房子的进度只有2/3所以这两个人理所应当地又在森林里迷了路,最后绕回了原地。

“……”

“……”

“……”

“……”

“…公主,不然……”

“不妨事。”

 


金光瑶下了马,一步一挪地向最中间的房子走去。

 

院子里的铁笼内不知关押着什么,不时发出撞击声和古怪的叫声。金光瑶抬手正欲敲一敲紧扣的黑色大门,那门就吱嘎一声开了。一只带着黑手套的手伸了出来。

“不给糖就捣蛋。”


 

金光瑶摸了摸身上,还真摸出一块甜点心,放在对方的手心。那人探出头来,是个有着小虎牙的少年,他打量了金光瑶一下,接着笑嘻嘻地把人一把拽了进去。

 


 

“这个好吃。甜。酥。”少年把点心消灭干净,“你刚才说你是因为什么被你后妈赶出来的?”

金光瑶叹息着又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他略去了一些细节,显得自己更加无辜可怜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后妈真他妈神经!但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善茬,对不对?”少年桀桀怪笑,眼睛里闪烁着亲昵的恶意,“哎哎,别给老子装了!哪天我帮你把你爸、你哥都搞掉,把骂过你的人都割了舌头,然后你去当那家主,天天给我买糖吃,好不好?高不高兴?”

 

金光瑶低头不语,只是笑。

 



“你身上还有什么是甜的?我来好好尝一尝。”

 

总之,这个少年虽然人设是个小矮人,但他既不矮,也不小。

瑶公主直到次日下午才出门,他叹一句这可能是天意,便决定在这三间房轮流宿下了。

 

 

 

——7——

 

接着到了邪恶的皇后要下毒害公主的时候了。

瑶公主并未身死这件事是怎样被发现的呢?

是这样的。

 


“宝镜,宝镜,你帮我看看,我儿子轩何时才能觅得良偶,让我抱上孙儿?”

“快了。快了。”

“你每次都这样说!等了这么久,何时才是个头!”

“主人莫要着急,轩公主命中注定有良偶相伴,至死……至死不渝。再不济还有瑶公主呢,他结婚后也会有个大胖儿子的。”

“……什么?”

 

于是金夫人派了一名得力的金家客卿,拿着下了咒术的小物件出发,去寻逃过一劫的瑶公主了。



 

“这位仙君,您看这双增高鞋垫,舒适又效果显著,上脚效果有一米八,您就收下吧。”

“不必了。”瑶公主笑得很僵硬,他摇摇头,把那位客卿拒之门外。

 


次日。

“这位仙君,您看这顶帽子,质地上乘,多适合您尊贵的身份,而且就算从金麟台那么高的地方滚下来,帽子都不会坏呢,您就买了吧!”

“……不必了。”瑶公主有些犹豫,但还是摇摇头,没有使坏人得逞。

 

 

——8——

最后一日前来的是个年纪已大却一身风尘气的妇人,她挎着一个篮子,里面盛着简单而工艺粗糙的点心。

妇人用面纱罩着脸,但还是能看出面上有着许多深深浅浅的伤痕,再观察得仔细些,还能隐约看出她年轻时的风韵。

 

 

金光瑶打开房门时本来已经想好了拒绝的说辞,可不知为何他却与这位妇人交谈良久,最后还是买下了那篮点心。

 


 ——9——

点心有毒。

待旁人发现时,金光瑶已经昏倒在床榻上,无论如何也唤不醒了。

 

 

怀桑和玄羽两位小矮人都非常伤心,他们伏在金光瑶的身体上痛哭流涕,最后将尸体收敛在一口透明的琉璃棺木中,供奉在屋后。

其实那位喜欢吃糖的小矮人也非常伤心。虽然他只是面色不善地倚在墙边,冷哼着这人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中了如此下作的诡计,但待到夜深人静时他却悄悄溜到屋后,和棺木里的尸体说话,发誓要给他报仇雪恨。

 

 

直到有一天王子们来了。

 


——10——

说是王子,其实并不准确,因为他们实则是两位国王。

清河聂氏的聂明玦国王和姑苏蓝氏的蓝曦臣国王,世人称为赤锋尊和泽芜君,之前提到他们与瑶公主私交甚笃,还结为了义兄义弟。

二位国王得知金光瑶失踪的消息后自然心中忧急,于是结伴出门寻找。

 

历经了艰难险阻,他们终于找到了林中的三间小屋。赤锋尊先是气愤地烧光了他王弟的丧志玩物,接着两位国王才发现了屋后的琉璃棺木。

一个黑衣少年倚在棺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你们是金光瑶的熟人?那就别说废话,快把他给救醒,我还要陪他回国,替他杀光碍事的人,看他登基呢。”

清河聂氏国王的脸瞬间黑了。

 


赤锋尊向来不喜他这位义弟曲意逢迎的外表下有此等龌龊野心,此时从这位少年的口中直白地听到,更是怒火中烧,心想不如不救这孽障,便一脚踢翻了那口棺木,扭头上马便走。


泽芜君见此等情状,心中愈发忧急,眼看着劝不住大哥,便上前扶起摔翻在地的“尸体”。

没想到那“尸体”经过刚刚一遭颠簸,竟把喉中的毒点心咳了出来,悠悠醒转。



“…………二哥?”

“阿瑶!你可无事了?”

“……多亏二哥相助,阿瑶感激二哥。”

 

 

一旁的黑衣少年见状脸色大缓,看了看地上的二人,歪嘴笑笑,知趣地先回避了。

 



——11——

金光瑶身体好转后,思量着再隐居在外不是法子,便由泽芜君护送着光明正大地回到了兰陵金氏。

他还顺便带上了那位黑衣少年回去,收为客卿,日后兰陵金氏的修士家仆常能见到他二人策马同行,或是同桌同食,感情亲密非同一般。

金夫人为轩公主寻道侣之事终于有了眉目,注意力转移后对瑶公主的归来也不甚在意了。

 

 

然而,赤锋尊与金光瑶之间到底是生了嫌隙,关系日益紧张。倒是泽芜君和三弟之间愈发亲厚了。

 



——12——

白雪公主的故事就告一段落。

然而和所有的公主一样,瑶公主也避免不了走上后妈的道路,也避免不了后妈的结局。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眼看,苍天饶过谁。

这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这里不再赘述。

 

唉我都写了些什么。

 

 

 

——END—— 




——番外——

白衣男子骑着骏马穿行在林间,人与马俱有疲色。

他外出寻找可靠的客栈村舍,但没曾想这森林道路奇诡,竟生生迷失于其中,寻不到出路,已不知过了多少天了。

他默念着公主的名字,暗暗为自己打气。